2012年3月31日星期六

霸王別姬:「婊子無情,戲子無義」?


      《霸王別姬》一片由作家李碧華同名小說改編,以兩個在梨園學戲的小孩為軸心,二人經歷了中國近代史上最艱苦,最沉重的年代,亦發展出一段充滿矛盾的複雜關係。

        故事開首以「婊子無情,戲子無義」,一句中國傳統的老話來表達出一般中國人對梨園戲行,對妓女的觀感。在中國社會中,戲行向來都屬下九流的行業,與娼妓同等,凡當娼學戲都不會是好人。

        言而在片中所述的,卻是反其道而行,小豆子的娘親豔紅是個婊子,但她送進梨園學戲,還忍痛將其多長的第六指,活生生的剁去,更放棄專嚴跪著求關師傅收他為徒,為的是甚麼?是小豆子有更好的前途而已。至於菊仙,本為青樓名妓,為了段小樓洗盡鉛華,甘願當個平凡人,一路與段小樓同甘共苦,就算在文革時期被紅衛兵威逼,都不肯和段小樓劃清界線,甚至在聽到段小樓在批鬥其間要與她劃清界線後,萬念俱灰上吊自殺時仍身穿當年的嫁衣,證明菊仙對段小樓的愛是真實而堅定的。豔紅和菊仙同屬娼妓,但二人都為著愛的人而無比付出,情意真切,分別對親情及愛情重視,都令人感動,感動過後誰可再說「婊子無情」?

        自小豆子進了梨園學戲,小石頭就以大師哥的身份保護及照顧他的小師弟,直至大家都成了角兒,《霸王別姬》更是他們的成名作,縱然小樓日後成家立業也好,在段小樓心中這份信念都從不更改。光復後,為了保護蝶衣,小樓犧牲了菊仙的腹中塊肉,為救出被國軍認定是漢奸的蝶衣,小樓願意放下身段求袁四爺,這些都是為著兄弟的情義。

        而程蝶衣對段小樓的感情除了兄弟情義外,更顯生出愛情。小豆子從小就受到小石頭的保護下長大,對小豆子來說師哥就成了最親的人了,及後關師傅替各徒兒「分行」時,小豆子總是把「思凡」中“我本是女驕娥,又不是男兒郎……”背錯成“我本是男兒郎,又不是女驕娥”,直至師哥忍著淚用煙煱搗他的嘴巴,小豆子才開竅了,不再唱錯。因為他看到師哥對他的期望,希望他成為角兒,他要入戲,把自己代入成女驕娥,從此,他就不再是男兒郎,他是萬般風情的女驕娥,是師哥的女驕娥。這份單向的愛情由此而生,就像霸王與虞姬的愛情般,不論政局如何動盪都改變不了蝶衣對師哥的愛情。但這份為世所不容的愛,在菊仙的出現後,卻起了變化。

        對蝶衣來說,菊仙是搶去他師哥的女人,蝶衣恨他倆,菊仙和小樓成親之日,蝶衣以作賤自己的方法來報復他們,出賣自己予袁四爺,來換取小時候答應送給小樓的寶劍,以劍作賀禮,更希望籍此與小樓斷絕關係,各走各路。但在命運的推使下,蝶衣與小樓的卻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合演霸王別姬。蝶衣為救在日本皇軍手裡的小樓,不惜背上漢奸之名,而替日本人唱戲。直至文革被批鬥初期,蝶衣都不肯說半句小樓的壞話,可見蝶衣對小樓的愛是從一而終的。蝶衣心中的霸王是小樓,但可惜的是小樓心中的虞姬卻是菊仙。因此,片尾中,蝶衣和小樓排演《霸王別姬》時,蝶衣自刎的那刻就成了真正的虞姬,因為蝶衣知道只有在台上才可擁有自己心中的霸王。如若戲子真的無情義,又怎會冒死為救對方出險境?又怎會願意以死來成就自己的心願?

        「從一而終」亦可形容蝶衣對京劇藝術的追求。京劇對蝶衣來說是一門高尚的藝術,是中國不可缺少的國粹。他由進梨園學戲之初,就被師傅教授要對京劇從一而終,要做一輩子的戲,而他願意為日本軍唱戲是因他知道青木將軍懂京劇,可令京劇發揚到海外。所以當經歷十年文革後,兩人飽歷風霜後再次重踏台板,蝶衣仍然對妝容,戲服等一絲不苟,雖不復當年勇,亦要認真對待,最後蝶衣死於戲台也真的實踐了對師傳的教導。

        總結一句,人生如戲,戲如人生,引用原書中的一句話“人間,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臉”。或許換了時空,虞姬可能不用自刎,蝶衣可能不用死,或許......



1 則留言:

  1. 或許......張國榮不用死......

    因為他詮釋得太......真情

    人和戲,還真的有些分不開呢(笑

    回覆刪除